副省级城市20多年没新增 郑州、兰州、福州欲升格

  记者 林小昭

  3月12日下午,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河南代表团举行全体会议。全国人大代表、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张立勇发言时建议中央将郑州升格为副省级城市。

  在城市经济发展中,行政资源配置至关重要,其体现形式包括了直辖市、副省级市、地级市等。其中,副省级市相当重要,是行政级别上仅次于直辖市的重点城市。

  多年来,一直有不少城市努力争取升格为副省级城市,除了郑州,还有兰州、福州等省会城市,也意欲“晋级”。

  郑州等三个城市欲升格

  对于建议将郑州升格为副省级城市,张立勇在发言时这么说,河南作为中部第一经济大省,经济总量排在全国第五位,却没有一个副省级城市。而经济总量比河南略高的浙江有两个副省级城市,经济总量仅有河南一半的辽宁也有两个副省级城市。

  今年全国“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郑州市政协副主席、郑州市检察院副检察长朱专兴也在提案中进行了相同建议。其实早在2012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三全集团董事长陈泽民就提出建议,希望把郑州升格为副省级城市。

  包括郑州在内,近年来,部分城市尤其是省会城市希望升格为副省级城市。此前2月,甘肃省兰州市城乡规划设计研究院编制完成的《中国·兰州2030城市规划愿景》提出,“创造条件将兰州升格为副省级城市”。

  福州也在积极争取,早在1994年中央确定厦门等 16 市为副省级城市后,福建省也曾向中央上报了《关于将福州市行政级别定为副省级市的申请报告》,但未获批准。多年来,福州一直努力申请升格为副省级城市。

  福州的一大尴尬在于,它是我国华东沿海省会城市中唯一没有被确定为副省级的城市,也是5个计划单列市所在省份中唯一没有被确定为副省级的省会城市。因此福建是唯一一个省内有城市比省会城市行政级别更高的省份。

  副省级市,是指城市的“行政级别”,而非“行政区划级别”。具体来说,副省级城市的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市长、政协主席的行政级别为副省(部)级官员,他们的职务任免由省委报中共中央审批。但在行政区划类别上,副省级市仍属于省辖市,由所在的省级行政区管辖。副省级城市的前身是“计划单列市”。

  中国社科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中心研究员牛凤瑞对第一财经分析,城市的行政级别越高,社会地位和整体影响力也越高。随着级别的上升,这个城市聚集各种资源要素的能力更强,配置资源的权力也会更大,从而也会极大促进城市经济的发展。

  新增副省级市有难度

  在1997年重庆成为直辖市后,目前现有15个副省级城市,包括深圳、厦门、宁波、青岛、大连5个计划单列市,以及广州、杭州、南京、济南、沈阳、长春、哈尔滨、武汉、成都、西安10个省会城市。在10个副省级省会城市中,有6个城市为计划经济时代的大区中心,属于传统的十大城市之列,分别是广州、南京、沈阳、武汉、成都和西安。

  从区域分布上,15个副省级市大部分位居东部沿海地区,东北地区则有4个,分别是沈阳、长春和哈尔滨3个省会城市,以及大连这个计划单列市;中西部地区只有3个,即武汉、成都和西安这三个大区中心城市。

  计划单列市和副省级城市设立至今20多年来,确实很好地发挥了中心城市的引领带动作用,引领了区域经济发展。不过,发展至今,这15个副省级城市之外的部分省会城市、地级市经济发展水平也不逊色于一些副省级城市,如郑州和长沙这两个中部省会城市,其经济总量如今已远超长春、厦门等副省级城市,普通地级市苏州经济总量仅位于四大直辖市和广深两个副省级城市之后。

  厦门大学经济学系副教授丁长发对第一财经分析,升格为副省级城市,首先是官员行政级别的提高,其次在财权、人事权等方面的自主性也大大增强,这也有利于城市社会经济的发展。

  “不过,一个地方的经济发展水平,并不是由行政级别高低决定的,有些副省级城市的发展也很一般。”丁长发说,如今市场经济发展不断深化,一个城市经济的发展,关键不在于行政级别,而在于自身努力。比如苏州、东莞、佛山的发展,就是通过自身加快市场化步伐实现快速发展。

  丁长发说,从1994年设立副省级城市起,20多年来再也没有新增过,这表明在市场化改革不断加快的今天,新增副省级城市这个“口子”难以开启。

  牛凤瑞抱以相同观点,虽然郑州等省会城市升格成副省级城市,更有利于发挥引领作用带动当地经济发展,不过这容易引起示范效应,“如果一个省会城市升格为副省级,其他省会城市也很容易群起效仿,那么是不是所有省会城市都要升格为副省级城市?对于那些经济总量较小、无法达到副省级城市条件的省会城市而言,又将如何区分?所以这个口子不好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