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良宫演示展香手艺蒲良宫演示展香手艺

  几代人的寻香之旅

  目前,“蒲庆兰香室”的主人是第17代传人蒲良宫。在永春县西安路的门店后座,有一间用了100多年的老旧工作坊,工作坊旁侧有一口直径七八十 厘米的古井。今年62岁的蒲良宫说,以前香签打底用的水都是井里的水,通过管道直接连到工作坊墙体的一个入水槽,流水线作业。浸水、打底、搓粘粉、展香、 抡香、切香、掷香花,都要一气呵成。

  这个工作坊是蒲良宫的爷爷蒲树礼选的,因为靠近永春的许港码头,仅10分钟的路程,码头可以直通泉州港,直接出口。蒲树礼被认为继承了宋元时期 其先祖的遗绪,眼光超前又极具开拓精神,他将作坊处设为总商号,又派儿子远渡越南开设分店,为国内“蒲庆兰香室”总店提供第一手的香料原材,产品远销马来 西亚、印尼、越南以及台湾、香港日本等国家和地区。直到上世纪40年代,因国内战乱的局势,蒲氏香产业出现了没落。

  昨天下午,还在那个作坊里,记者现场跟蒲师傅学习了切香和掷香花的手艺,笨拙的手法引得他哈哈大笑:“仅掷香花这个,我就练习了几个月呢。”蒲 良宫一直坚守着纯手工的制香工艺。他指着一袋“草本兰花香”说,这一味香料,要用到36种原材,方子是祖辈遗传下来的,如果找不齐其中一种香料,他宁愿不 做这一味香。

  年轻时,蒲良宫还带着干粮,走几十公里路,爬大山去寻香。因为,香料的方子也需要一个逐步稳定成熟的阶段,有时经过几代人的寻香、配香,才能制作出一个经典款,能跨越年代,被长久地喜爱接受。

  一条不一样的路

  昨天在节目中,蒲奇楠跟主持人一口气念了一串香料名:“白芷、柏树果、柏子仁、草豆蔻、乳香、藿香、丁香、甲香、麝香、苏合香、七里香、小茴 香……”她已经能识别30多种香料名了。忽闪着大眼睛的蒲奇楠告诉记者,“平时只在爸爸和爷爷的工作室里,学着闻香,帮他们拿香,其他也没有特别的训练 了。”其实,蒙眼闻香,在外人看来神秘莫测,却没有特别的程式,全靠家族里耳濡目染的熏陶。

  蒲海星认为,这种从小的耳濡目染就已经足够了。他毕业于厦门大学音乐系,主修钢琴,后进修于中央戏剧学院,现是泉州幼高专的音乐老师。他认为自己的音乐天赋和素养,跟很小就开始训练嗅觉有关。

  “生命要感受美好,在于感统(感觉统合能力)的全面发展。你知道为何要在5岁开始闻香吗?”蒲海星后来意识到,学龄前是一个非常好的学习阶段。那时候学的东西,会深深地印在记忆中,受用终身,比如他从小的闻香记忆。

  后来在教育女儿时,他除了教她蒙眼闻香,还会特别训练女儿的听力,通过蒙眼丢钥匙、找钥匙,让她的感统有一个全方位的成长。有次他在家教学生《青藏高原》这首歌,几堂课下来,学生进展很慢,反而是3岁的女儿安安静静地听了一节课后,就会唱了。

  “人之喜香,就如花之向阳。”蒲海星很享受自小生活在一个香料世家。受过高等教育的他,或许在香文化传承上,会走上一条跟父辈不一样的传播之路。(海都记者 陈秀洪 通讯员 姚德纯 文/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