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来自网络。  图片来自网络。

  本报记者 王玉婷

  仅仅是觉得好玩,一年半前,厦门姑娘暖暖将“帮你说晚安”挂在自己的淘宝店铺上。如今,除了“卖”出一千多条“晚安”短信,她还帮忙代打过三十多通电话——当然,内容也不再仅局限于说“晚安”,更多是传话。卖出的是一句句“晚安”,收获的却是故事。这些开心或难过、热闹或孤独的故事,让她有了坚持下去的理由。

  本月是心理健康月,记者找到这名“卖晚安”的女孩暖暖,听她讲故事的同时,也走近传话人这个“小行当”,并请心理专家解读“传话”需求所反映的现代人心理状态。

  [故事]

  一个“卖晚安”的女孩

  最欣慰:两通电话帮情侣和好

  暖暖今年23岁,是厦门一所高校的大四美术生,也是淘宝店“暖暖小铺”的老板。以“晚安短信”在淘宝网搜索,厦门共有三家店铺。

  开淘宝店最初是卖手作,闲了一段时间没生意,偶然发现代发短信这项业务,暖暖觉得有趣:不如我来代发“晚安”。没过多久,她就接了单。

  “跟男友吵架,双方都不肯低头,女生就想让我帮忙打个电话。”回忆起这单生意,暖暖仍记得当时的紧张。电话拨通后,她声音都在发抖,“我是xx(女生小名)的朋友……”“不认识这个人!”暖暖赶紧以“打错了”为由,挂断电话。

  跟女生核实号码并询问全名后,暖暖又打了过去,“她怎么不自己打给我?”男生反问,暖暖鼓足勇气,“你给她打个电话吧,女生其实很好哄……”打了这通电话,女生主动加了暖暖微信,两人聊了很久。两天后,暖暖收到他们和好的消息。

  “不知道有没有帮上忙,但至少结局是好的。”暖暖告诉记者,这种来自陌生人的信任,让她想要去帮助更多人。

  最执着:三个月发送百句情话

  有暖心的,也有让她头疼的。

  一次,一个女生找到暖暖,开口就下了三个月的订单,“我喜欢一个男生不敢让他知道,你每晚帮我发一句情话,内容我来提供,一共一百条。”

  被女生的执着打动,接单后,暖暖每天还定好闹钟,按时发送短信。但让她郁闷的是,自己经常接到男生打来询问的电话,“你是谁?到底是谁让你发的?”

  100条情话都发完了,男生还是没有猜到买家是谁。最后结局到底怎样?暖暖说,买家不愿说的她从来不多问。

  当时一条短信只收一毛钱,辛苦三个月,暖暖就拿到十块钱。“卖晚安”一年半,暖暖发过上千条短信,打过三十多通电话,但没算过到底是赚是赔。听到太多故事,体会到各种心情,她觉得生活比电视剧有趣,“总会有人需要我,所以会坚持做下去。”

  [观察]

  近年兴起的“小行当”

  现象:类似网店有数百家

  通讯技术越来越先进的今天,却出现了“传话人”这个“小行当”。

  在淘宝网上搜索“卖晚安”,类似的店铺全国共689家。其中,大部分店铺都是近两年开起,最长的一家也不超过五年。除淘宝外,咸鱼、贴吧、论坛等网络平台上,也出现不少帮人代祝福、道歉、表白的传话业务。不少店家表示,接单的数量越来越多。

  分析:人和人的联接减少

  爱恩心理咨询有限公司二级心理咨询师周妮认为,之所以越来越多人感到孤独、出现心理问题,归根结底都是“失联”惹的祸——我们和自己身体的联接减少,大部分人宅在家中,昼夜颠倒;我们与父母的联接减少,即使在同一屋檐下,一家人各忙各的,沉迷电视、手机,少了目光对视和言语交流;我们与社会关系的联接减少,互相串门的邻里早已不常见。在这样一份整体的失联感中,人会如同孤岛,需要有个地方来排解,而传话人就是这样一种中间联接角色。

  其实,向心理咨询师寻求帮助的过程,就是希望与自己、家人、世界恢复联接。多给亲友送去问候,给同事送去鼓励、给陌生人送去微笑,学会去恢复这些美好而珍贵的联接,是我们每个人都需要去做的。

  建议:还是要勇敢去面对

  心理咨询师黄毓红表示,代话需求有几种可能,一是需要传话者有些话不知如何确切表达,渴望通过这种方式减轻焦虑感,如向长辈、领导传达自己的意愿;二是自尊和自卑感作祟,如年轻人想要表白或道歉,需要勇气。从这一角度看,传话人的角色有一定积极意义,“总比憋着好。”

  黄毓红建议,传话人只是一种暂时性的替代,我们还是需要正视内心,管控好情绪,从根本上认清自己比较匮乏的一部分,学会勇敢面对和真诚表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