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立民和《鼓浪屿之波》首唱者李光羲合影。钟立民和《鼓浪屿之波》首唱者李光羲合影。
1999年,钟立民在厦参加鼓浪屿旅游节开幕式。1999年,钟立民在厦参加鼓浪屿旅游节开幕式。
位于厦门环岛路的《鼓浪屿之波》音乐雕塑。(资料图/本报记者  黄少毅  摄)位于厦门环岛路的《鼓浪屿之波》音乐雕塑。(资料图/本报记者 黄少毅 摄)

  “鼓浪屿四周海茫茫,海水鼓起波浪。鼓浪屿遥对着台湾岛,台湾是我家乡。登上日光岩眺望,只见云海苍苍。我渴望,我渴望,快快见到你,美丽的基隆港。”

  他们让“鼓浪屿之波”荡漾四海,虽与世长辞,但乐曲长在。去年,《鼓浪屿之波》词作者张藜逝世,今年5月15日16时07分,《鼓浪屿之波》曲作者钟立民在北京逝世,享年91岁。

  昨日,记者联系上了钟老的儿子钟声和多位老友,一同追忆这位音乐匠人与厦门的情缘。

  文/本报记者 兰京

  图/中国大众音乐协会网站(除署名外)

钟立民钟立民

  钟立民,作曲家,1925年生,江西南昌人。曾任《歌曲》副主编,歌曲《鼓浪屿之波》的曲作者。

  1947年,中山大学外国语言文学系毕业;1948年,广东艺专音乐科肄业;1951年,入中央音乐学院研究部为研究生;1953年9月到中国音乐家协会任《歌曲》编辑;1986年1月任《歌曲》副主编;1988年秋离休。

  钟老谱写的厦门之歌

  《我爱鼓浪屿》

  《鼓浪屿之波》

  《鼓浪屿之恋》

  《哦,鼓浪屿》

  《集美学村的灯火》

  《厦门为什么这样美》

  《凤凰花开》

  多次拒绝出让《鼓浪屿之波》版权

  钟立民的儿子钟声说,《鼓浪屿之波》是钟家的符号,全家人都会唱。自小他就时常听父亲哼唱,父亲也常给他们播放不同版本,一起讨论哪个版本最好听。

  因为《鼓浪屿之波》,大家认识了钟立民。厦门很多人也一直记得钟立民,时常邀请他。每年,鼓浪屿馅饼店都会给他们家寄馅饼,给钟立民写信。“近年,父亲身体不太好,也没法回信。”钟声想借此表达歉意。

  “父亲一直说,《鼓浪屿之波》给了我们很多。”采访时,钟老的大儿子钟声一再强调厦门、鼓浪屿对全家的馈赠。

  “父亲手术后,身体虚弱了很多,开始会说些糊涂话。”钟声说,但是,他老是提到会看到五线谱,五线谱上有金线,金线上是《鼓浪屿之波》。

  有多少人是奔着《鼓浪屿之波》来到厦门,来到鼓浪屿?“我想,谁也说不清,这首歌给厦门带来的财富有多少。”昨日,厦门词作家朱家麒突闻钟老逝世的消息,不禁感慨道。

  朱家麒还记得,去年,厦门一家文化公司找他帮忙,想向钟老买断《鼓浪屿之波》的版权。可是,钟老很快就拒绝了。

  钟声说,这并不是父亲第一次拒绝。“虽然,目前市场上存在不少侵犯版权的行为,但是,谁也无法预见版权出让带来的影响。”钟声说,经过全家人商量,特别是考虑到父亲的态度——既然厦门人民这么喜欢这首歌,这首歌就应该属于大家,他们决定不出售给任何人。

  钟声说,这也是钟家能为厦门做的。

  观海听涛中创作《鼓浪屿之波》

  1981年12月,应福建音协之邀,钟老随同14位词曲作家到福建采风,途经厦门。那是钟老第三次来厦。住在鼓浪屿的日子里,听着浪花拍打沙滩礁石的声音,波涛般的旋律油然而生,《鼓浪屿之波》诞生。

  1984年,《鼓浪屿之波》在央视春晚由著名歌唱家张暴默唱红。至今,这首歌曲已有二三十个演唱版本。“《鼓浪屿之波》是厦门音乐的象征。”厦门爱乐乐 团团长方翊说,每逢重大节日、外出演出,他们都会将这首歌作为凸显厦门元素、表明乐团来自厦门的演奏曲目。得知钟老逝世的消息,他们决定在本周末厦大的演 出中,增加《鼓浪屿之波》曲目,以表达对钟老的悼念。

  那次采风,也是厦门歌手鲁帆第一次见到钟老。负责接待的鲁帆,同时也在为采风团收 集台湾的歌曲。他记得,钟老对台湾的民歌民谣情有独钟。一见面,鲁帆就被钟老他们围着,唱《外婆的澎湖湾》。唱到“阳光 沙滩 海浪”,鲁帆说起自己与台湾亲人的故事。“钟老听得很认真,还让我带着他们去逛鼓浪屿,爬了日光岩。”

  第二年,鲁帆收到了钟老的一封信。信中,夹着一页歌谱,那就是《鼓浪屿之波》。“钟老在信中,让我试唱,提意见。” 鲁帆说,“旋律很美,很好听。”之后,他在歌舞团演唱这首歌,受到很多听众的欢迎,还有不少人来索要歌谱。鲁帆也成为最早演唱此歌的歌手之一。

  “感谢钟老通过优美的音乐旋律,和厦门结下美好的情谊。这首歌曲,也让亿万人在心目中找到厦门的美好。”厦门市文联党组成员、副主席林汝勋说,厦门应该感谢他!

  清贫不争 活在音乐的世界

  在朱家麒的印象中,钟老是个清贫的知识分子。虽然多次到访过钟老北京的家,可除了满屋子的书籍和一架钢琴,朱家麒几乎记不起其他物件。“钟老也从来不穿奢华的衣服,每次都是一套西装。”可是,钟老对音乐、特别是对厦门音乐的爱却热烈。

  今年3月的《歌曲》杂志,还刊登了钟老作品《前进!伟大祖国》。“父亲一生都在追求音乐。”钟声说,这是父亲去年谱曲的。逝世前,父亲还在创作,还有两首歌曲没有完成。

  说到钟老的艺术追求,朱家麒说他就是个音乐顽童。“生命不息,音乐不止。”朱家麒还记得,最后一次和钟老合作《凤凰花开》,当时,钟老给他寄来的曲子,充满着朝气活力。“一点不像80多岁的人写的。”

  朱家麒说,钟老在艺术上重来不会固守。对此,钟声也很同意。他记得,父亲生病住院时,还找他要《小苹果》和凤凰传奇的歌曲听。

  “他对所有音乐都保持好奇。”由于对歌曲的广泛涉猎,长年做《歌曲》杂志编辑工作的钟老在圈子里有个“活字典”的外号。“只要别人哼唱几句,父亲就能告诉他,这首歌在哪一期的哪一页。” 钟声说。

  对于音乐,钟老特别认真。1998年,本报曾对钟老的《鼓浪屿之波》得奖一事做过报道。“当时,钟老看过本报的报道后,还专门给我寄来信,指出文中小小的瑕疵。”本报资深编辑蔡志成说,这信,他至今还保留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