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小学生在夹缝中骑行。  一名小学生在夹缝中骑行。
  岛内这种锁头被撬的小黄车并不难找。记者朱加良摄  岛内这种锁头被撬的小黄车并不难找。记者朱加良摄
  骑共享单车的孩子。  骑共享单车的孩子。

  厦门网讯(海西晨报记者朱加良)26日下午,上海一名10岁男孩骑共享单车违规上路,与大巴车相撞后,遭到碾轧不幸身亡,引发社会关注。

  在厦门,低龄儿童违规骑车上路的现象也不少见。如何从源头上杜绝低龄儿童骑车上路,共享单车运营商、监护人、学校,可能还要做出加倍的努力。

  多家小学发告家长书

  《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中明确规定,在道路上驾驶自行车必须年满12周岁。上海事件发生后,厦门多家小学发出告家长书,提醒家长积极配合学校进行安全教育,切实做好孩子的监护工作。

  记者发现,一些学校,如厦门外国语学校附属小学在新近出炉的告家长书中,将小学生骑车上路的范围限制到了“小学阶段”。这意味着,不少六年级的学生即使年满12岁了,按照学校的要求,也不建议骑车上路。

  一名共享单车业内人士说,市面上所有的共享单车车型都是为成年人设计的,“虽然单车款式有高低之分,有的还可以调节座椅高度,但这也是从兼容不 同身高的成年人使用的角度出发,而不是为小朋友设计的”。12周岁以下儿童,身体发育还未成熟,对共享单车的掌控能力较低,这个年龄段的孩子自我保护能 力、紧急应对能力不足以应对复杂的路况,所以12周岁以下不得骑车上路的规定不无道理。

  儿童使用单车没难度

  虽然各家共享单车企业均称,为了防止12岁以下儿童骑车上路,他们在用户注册方面有限制,输入的身份证号未达到12周岁,注册将不通过,也无法用车。然而实际上,用这种办法来限制小孩子骑自行车,只有理论上的可能。

  一方面,即使孩子注册不了,家长也可以开锁给小孩骑。昨日上午放学时分,记者在莲花北路、香秀路就分别目睹两例这种情况,好在骑共享单车的小孩身边有家长陪同,没有独自骑行上路那么危险。

  另一个更大的隐患则来自共享单车自身的技术缺陷———使用完不上锁也能还车、车锁被撬、结束行程后没有将密码回拨,这些原先让小黄车变成私家车的缺陷,如今已经被不少小学生掌握。

  昨日11时许,记者从莲花中学公交站步行至莲花三村公交站的路上,一路上就发现了八九辆使用后未上锁或车锁被撬的小黄车。

  对此,ofo官方表示:“如何研究出一套有效的防范机制,从源头上杜绝12岁以下未成年人使用单车,从而避免悲剧再次发生,是我们正在全力以赴 调查研究的重要目标,相信也是全行业乃至全社会有识之士的共识。”不过,对于记者发现的问题,截至昨日晚上,该公司没有给出明确答复。

  声音

  律师:

  如果发生意外监护人有责任

  福建金海湾律师事务所郑志宁律师表示,12周岁以下儿童是无民事行为能力人或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如果发生事故造成人身或财产损害,是由监护人来承担责任的。

  小孩子骑单车上路如果发生意外,根据不同情况,责任各有不同。如果是家长开锁给小孩子骑,过程中发生了意外,家长没有尽到监管责任,或要承担主要责任。

  另一方面,小孩利用共享单车用完没上锁、密码固定等技术缺陷骑走单车,如果发生意外,这种情况下共享单车企业或要承担主要责任。国家法律明令禁 止12周岁以下儿童骑车上路,企业将一大批单车投放到市场上,虽然有做出相关提醒,但同时也必须采取相关的措施和手段来杜绝12周岁以下孩子骑车。

  心理咨询师:

  给孩子建立一种边界感

  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铃子说,低龄儿童对外在世界有比较强烈的好奇心,会去尝试没做过的事情,喜欢冒险,特别喜欢刺激的活动,以满足喜欢刺激的愿 望。所以,即使没有大人给他开锁,也会去尝试骑自行车。“要给孩子建立一种边界感,让他知道什么事情可以做,什么事情不可做,出现了问题,可能会有什么严 重的后果。”

  铃子表示,家长应该引导孩子,成为大人主要是心理上的成熟,而不是去做一些很刺激、很冒险的事情。

  私家车车厢装着摩拜车

  晨报讯(记者陈小斌)一辆私家车行驶在路上,后车厢塞进一辆共享单车。前日,这一幕出现在莲前东路上。目前,摩拜单车团队已介入调查。

  摩拜单车团队相关负责人表示,他们已在《用户协议》中明确告知用户,除正常骑行外,不能将单车和任何部件移至任何地区,否则摩拜信用分将会被扣至0分,并面临着今后可能无法再使用的情况。此外,如非法移动单车涉及盗窃的,摩拜单车将会通过法律途径解决。

  该负责人回应称,市民如果再发现类似情况,可通过微博、微信及APP内客服进行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