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广场上,不少孩子骑着共享单车追逐打闹。  五一广场上,不少孩子骑着共享单车追逐打闹。
  一名小学生正在中山公园东门外骑共享单车。  一名小学生正在中山公园东门外骑共享单车。

  厦门网讯 (厦门日报记者罗子泓) 骑车上路,不料,飞来横祸。前日下午,一名10岁的上海男孩在使用共享单车时,遭大客车碾压,送医后不治身亡。

  “路上常碰到骑共享单车的小学生,个人觉得很忧心”“单车企业应当控制使用人群,孩子家长也要起到监护责任”……事故发生后,许多读者通过本报热线968820及微博、微信公众平台留言反映,自共享单车“登鹭”以来,未成年孩子违规骑行的现象屡有发生。

  《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七十二条规定,在道路上驾驶自行车、三轮车必须年满12周岁。那么,孩子们违规骑车的情况是否存在,共享单车企业又采取了哪些防范措施呢?近日,记者对学校周边及公园广场等展开了走访调查。

  【现场一】突然加速超越电动车

  “居然骑共享单车,我要去告老师。”听到同学的指责,一位身着校服的小姑娘立马从共享单车上跳了下来——她先是将车倾斜,让原本够不着地面的左脚踏上地板,而后费力地将右脚跨到同一侧。昨日中午,这一幕发生在中山公园东门附近。

  记者上前询问后,小姑娘说自己今年11岁,是因为赶着上课才选择了骑共享单车。

  昨日下午4时50分,孩子骑车上路的情况还出现在江头中心小学附近,一个身着小学校服的男孩骑着大轮胎的共享单车,穿行在机动车道上;骑车间隙,男孩还瞄了一眼身旁骑电动自行车的大人,而后突然加速,超过了他。

  【现场二】骑车在广场追逐打闹

  “共享单车怎么成了孩子们的玩具!”近日,读者叶先生也致电本报热线反映,周末时,在文化艺术中心的五一广场上,聚集了大量中小学生,他们往往没有人监护,骑着共享单车到处乱窜、追逐打闹。

  叶先生的孩子,因此受了伤——他回忆说,孩子当时正在广场上玩滑板车,一不留神摔了一跤。谁料,紧跟在孩子身后的一辆共享单车竟快速驶来,直接 撞了上来。叶先生的孩子后脑勺上起了个大包。叶先生认为,作为共享单车的提供者,企业应当对使用人群进行严格把关,避免类似情况再发生;而家长,不仅要教 导孩子遵守法律法规,更不应将共享单车的使用权提供给孩子。

  【企业回应】

  注册有限制使用难管理

  既然法律有规定,那么共享单车企业是否能严格地控制使用人群呢?

  在采访过程中,摩拜和ofo公司均表示,在源头上,他们对用户进行了一定的限制——即注册时,使用者需要输入有效的身份证号码,以便企业对使用者年龄等信息进行确认。

  而Hello bike和小白单车的注册,则是通过输入手机号,获取短信验证码验证来完成的。Hello bike的工作人员表示,企业目前没有办法对家长为孩子注册、解锁等行为实施监管。

  【律师说法】

  保护孩子多方有责

  那么,未满12周岁的孩子骑共享单车上路,一旦发生了交通事故,责任应该如何认定呢?对此,北京盈科(厦门)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许东进行了分析。

  首先,在上海男孩的事故中,他未满12周岁就骑车上路,不仅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还给其他道路交通参与者造成了影响——虽然作为被侵权人,但男孩本身也存在一定过错,需要承担一部分事故责任。

  再者,就所发生的交通事故来说,共享单车企业不是交通事故的参与方,而是交通工具的提供者,只要它所提供的单车符合国家质量标准,就不需为交通事故承担责任——不过,作为公共交通工具的提供方,有提醒和告知的义务。

  最后,如果孩子说使用的共享单车是由成年人开锁,并交予其使用的,那么被侵权人,也可以追究该成年人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