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训现场,导师们对院前急救志愿者们进行培训考核。培训现场,导师们对院前急救志愿者们进行培训考核。

  [核心提示]

  对于急危重症患者的救治,最佳的抢救时间仅有短短的4分钟-6分钟,而突发事件的形成特点、现代城市的交通状况,都无法让医疗力量第一时间出现在患者身边实施救援。“急在分秒之间,救在生死边缘”,救治的关键在于现场的第一目击者对伤者的急救。

  厦门网讯 (文/厦门日报记者刘蓉 通讯员董蓓蕴 图/厦门日报记者张奇辉)厦门市卫生计生委直属党委、团委和市医疗急救中心共同发起的厦门市“凤凰花”院前急救志愿者服务队于2016年11月成立,面向全市19家卫生计生单位招募了共计836名院前急救志愿者。

  昨天,我市四家医疗机构联合对志愿者进行了美国心脏协会(AHA)专业课程的培训。经过培训的院前急救志愿者将在专业救援队伍赶到之前,向徘徊在生死边缘的患者伸出救援之手,阻挡死神的脚步,挽救更多宝贵的生命。

  AHA培训机构

  简介

  美国心脏协会(American Heart Association,简称AHA)是美国全国性非政府卫生机构,是历史悠久、国际学术影响最大、最权威的心血管学术团体,目前也是全球对公众急救培训最权威、最标准化的培训机构。由美国心脏协会发布的心肺复苏和心血管急救指南被全球大多数国家所遵循。美国心脏协会长期致力于全球范围内BLS(基础生命支持)、HS(心脏救护)与ACLS(高级心血管生命支持)培训,考试合格者颁发相应的全球通用公众急救证书。在我国,目前挂牌的美国心脏协会(AHA)培训基地已逾百家。6月21日,厦门市医疗急救中心获得美国心脏协会(AHA)培训基地授牌,这也是我省第三家获得AHA培训基地正式授牌的医疗机构。

  为积极响应市委市政府打造“全国公共文明行为典范城市”活动号召,进一步提升院前急救志愿服务水平,落实市政协《完善我市急救体系建设》的重点提案精神,昨天上午,由市卫生计生委主办,厦门市医疗急救中心、厦门大学医学院、厦门医学院、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共同承办的“凤凰花”院前急救志愿者联合培训启动会在市仙岳医院举行。来自第一医院、中山医院、仙岳医院、中心血站四家医疗机构的48名院前急救志愿者接受了培训。我市院前急救志愿者的专业化、规范化、标准化的培训由此拉开序幕,志愿者队伍的专业素质将得到显著提升。

  今后,院前急救志愿者将掌握更优良的专业知识和更规范的急救技能,在生命救援的黄金时间里,及时向患者伸出救援之手,构建“现场急救——120急救——急诊科急救——ICU急救”无缝衔接的急救链,搭建一条接力救治的绿色生命通道,以最专业的急救志愿服务诠释“与死神抢速度,和天使比爱心”的急救精神。

  八百多专业志愿者服务“救”在身边

  赖东福是一名热心的小伙子,在市医疗急救中心从医十年。去年10月的一天,小赖正在家中吃饭,小区保安小刘气喘吁吁地来敲门:“快来看一下,老张刚才抽筋,怎么叫都叫不醒。”小赖扔下饭碗就往外跑,跟着保安来到小区大门口,看到保安老张倒在地上,一检查,发现他的颈动脉搏动与呼吸均已停止。小赖赶紧对他进行心肺复苏,同时吩咐小刘拨打120求救。他坚持急救直到救护车赶到现场,急救人员接手治疗。虽然累得满头大汗,小赖仍然认为“作为一名医生,能用自己的专业知识帮助别人是一种快乐。”

  在厦门市“凤凰花”院前急救志愿者服务队中,聚集了836名来自全市19家医疗机构的医疗专业人员,他们与小赖怀着共同想法,拥有共同理念,乐于把自身所学的知识及温暖分享给需要救治的患者。

  我国每年有五十余万人死于心源性猝死。据厦门市医疗急救中心统计,该中心2016年接诊患者50877人,其中外伤患者有15767人,占全部病人数的30.9%,心跳呼吸骤停的患者占1.37%,电击伤患者有71人,占0.14%。

  “对电击伤、心跳呼吸骤停等急危重症患者来说,时间就是生命。如果他的身边有人能及时为他实施心肺复苏,就能帮他争取到生的希望。”市医疗急救中心主任吴启锋介绍,“对于外伤的患者,如果身边有人能及时正确地施救,也能减轻患者伤害,为后期治疗创造条件。这一点在重大灾害事故发生,交通受到影响时尤为重要。我们院前急救志愿者,就是希望把专业救护及时送到患者身边,填补120急救力量到达前的医疗空窗期,作为院前急救的重要辅助,为患者的生命救治创造条件。以志愿者辅助院前急救,让急救真正‘救’在身边。”

  院前专业技能培训助力服务能力升级

  厦门市“凤凰花”院前急救志愿者服务队于2016年11月成立,是全国首支具备专业技能且从事专业技术志愿服务的志愿者队伍。实现志愿者管理、地理位置确定、发送救助信息、志愿服务调派等功能的志愿服务APP系统也基本构建完成。

  此次报名,各家计生卫生单位积极踊跃。厦门市中心血站志愿者工作负责人张永昌介绍,血站在志愿者服务上已有十年经验,大部分都是在外采血的一线工作人员,他们都认为,血站的流动献血点遍布厦门各地,多是人群密集的地方,如果遇到突发状况可以及时帮忙,帮助挽回患者的生命。“血站以前也有做过简单的心肺急救培训。但这种专业的培训,还是第一次。”他说,全站工作人员的热情都很高涨,不少人从2008年开始就参加马拉松志愿者服务工作。相信同事们都能做好这项新的志愿者工作。

  为提升院前急救志愿者的专业救治能力,厦门市医疗急救中心联合厦门大学医学院、厦门医学院、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共同进行志愿者AHA培训项目。这四家具备美国心脏协会(AHA)认证培训资质的机构拥有大量的医学救援及教学经验,他们将利用各自的教学实践条件和培训优势,开展院前急救志愿者培训,共同推动这支专业志愿者队伍业务素质的提高,提升志愿服务的能力。

  以“做公共文明行为倡导者”为己任,“凤凰花”院前急救志愿者还将在全市各项重大活动医疗志愿服务中展现志愿者风采,并将参与各类抢险医疗救援工作,向市民传授急救知识,参加各类公众志愿服务,充分展现行业社会责任感和博爱向善的社会形象。用良好的职业操守、娴熟的专业技能、凤凰花般火红的热情、和煦春风般的温暖,播撒文明志愿的“火种”,让“凤凰花”志愿服务精神星火燎原。

  优势互补合作共赢推进急救体系建设

  医疗急救体系建设是群众广泛关注的热点问题,与民生息息相关。

  在启动仪式上,我市四家医疗机构签订了合作共建框架协议,今后将共同推动在医学急救、学术交流、科研教学、人才培养等方面的全方位、深层次共建合作,发挥各自的特色专长,形成优势互补、合作共赢、共同发展的局面。

  厦门市医疗急救中心面向社会公众的急救知识普及工作已全面展开,此举将有效提升我市公众急救意识与自救互救能力;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与厦门市医疗急救中心在胸痛患者协同救治、脑卒中患者联合救治方面也已正式开展项目合作,为进一步缩短胸痛患者、脑卒中患者的救治时间,加强院前急救与院内抢救的无缝衔接,更好地服务群众、挽救生命打下坚实的基础。

  四家医疗机构合作共建协议的签订,对落实市政协《完善我市急救体系建设》的重点提案精神中“加强医疗急救信息化建设,增加急救站点、救护车数量及装备,提高公众急救知识和技能”等意见建议也具有积极的推进作用。各方优势互补、合作共赢、共同发展,将有力地推动我市医疗急救体系建设将再上新台阶,有效提升我市紧急医学救援能力,为构建和谐社会、保障城市公共安全提供坚实的基础。

  不过,记者获悉,院前急救志愿者所接受的美国心脏协会(AHA)认证培训,证书有效期为两年,到期需进行复训。目前该项费用均由厦门市医疗急救中心负担,平均每位志愿者都需要向美国心脏协会缴纳数百元的培训费,在志愿者队伍不断壮大的同时,培训费用也将成为该中心更加沉重的负担。希望热心社会公益的社会资源参与其中,帮助该中心分担部分费用,从而能让院前急救志愿队伍持续不断的得到良好的培训,助建文明厦门。

  [故事]

  1小时接力 救回病危小伙

  厦门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骨科护士长陈培英是836名院前急救志愿者之一。她在去年冬天,成功帮助120急救人员从死神手里抢回一名20多岁男青年的生命。

  2016年11月初的一天晚上8时左右,在禾祥西路沃尔玛商场的二楼的收银处,正等候结账的男青年小陈忽然—手扶着货架,踉跄后退,两眼一闭,仰倒在地。他的妻子听到喊声,跑过来想扶起丈夫,但丈夫已经不省人事。此时,陈培英刚好也在超市买完东西准备排队买单,她距离小陈3米左右,看到这种情况第一时间冲到小陈身边。在第一医院考评JCI时,陈培英曾参加过规范的心肺复苏培训。她伸手向小陈的颈部动脉探去,发现已没有了搏动。获悉他有先天性心脏病,陈培英马上对小陈进行心肺复苏。当时没有任何防护措施,没有过多考虑,陈培英毫不犹豫地口对口为小陈吹气。

  后来,中山医院整形美容科副主任医师郑亚荣也加入了这生死救援的行列。

  几分钟后,120急救车赶到,120医护人员从她们手中接过生命的接力棒,120急救医师寇鹏飞在车上持续为小陈进行心肺复苏,维持大脑和重要脏器的血供,直至医院急诊室。在厦门大学附属心血管病医院经过治疗,小陈终于恢复自主心跳,整个抢救过程不到1小时。

  这次成功的急救经验,促使陈培英在去年第一时间报名参加了120的院前急救志愿者。“如果我们能有专业的院前急救志愿者培训,不仅可提高患者存活机会,对心脑的损坏也能降到最低,这是很关键的。”她说,“急救的对象不是一个简单的人,他们的背后是无数个家庭。”她长时间在临床工作,明白“抢救无死角”的重要性,心跳呼吸骤停的抢救黄金时间就只有几分钟,每延迟1分钟,存活率就下降10%,院前急救志愿者的及时施救能很好地改善患者预后,提高存活率。希望全社会都能普及这项工作,任何时候,都能对突发状况做出及时反应,保障百姓生命。

  “能在班外时间,继续使用专业的急救知识尽可能的帮助需要帮助的人,既能体现我们的职业价值感,也能让我们获得更多的快乐。”陈培英很认真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