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福建|新浪闽南|资讯|视频|城市|美食|时尚|旅游|汽车|健康|导航|惠购

|邮箱|注册

新浪闽南

新浪福建>新浪闽南> 财经>财经资讯>正文

明年企业或迎来数千亿减税利好

A-A+2015年11月23日09:33经济参考报评论

  在日前召开的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十一次会议上,习近平强调,在适度扩大总需求的同时,着力加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着力提高供给体系质量和效率,增强经济持续增长动力,推动我国社会生产力水平实现整体跃升。

  当前中国经济的有效供给受到高税费成本约束、高融资成本约束两大供给约束。每降低一个百分点的税费或融资成本,可能就会有大量企业从盈亏平衡线上起死回生。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的专家表示,明年我国有望通过“营改增”、适当减少特定行业企业所得税、减免收费等举措为企业带来数千亿的税费减免利好;同时,我国将通过深化金融改革解除金融抑制,有效降低企业融资成本。

赵乃育/绘 赵乃育/绘

  困境 高供给成本约束中国经济

  高税费成本一直是中国企业在生存过程中不能言说的痛点之一。万博经济研究院院长滕泰在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据测算,从微观层面讲,中国企业的综合税费负担平均约40%。而以我国的政府总收入除以GDP所得到的国家宏观税负在2014年达到37%,大致相当于发达国家最高水平,高于发展中国家平均水平10个百分点左右。”

  在高税费成本之外,中国高企的融资成本也被不少业内人士视为“不太正常”。滕泰表示,中国和其他发展中国家不同,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的拉美国家由于其缺乏储蓄和外汇储备,利率高企不可避免。但是中国的储蓄率和外汇储备全球第一,在这种情况下出现高利贷和钱荒的现象就不太应该了。他坦言,在市场利率高企的情况下,有些企业由于赚的钱还不够支付贷款利息,被迫倒闭;而有些企业则是主动放弃主营业务,拿赚的钱去做高利贷生意,进一步助推了利率高企。

  降息是最为直接的促进融资成本降低的方法。自去年11月开始,央行已经累计降息6次,存款利率下调幅度达1.5%,当前的存贷款基准利率再创历史新低。在政策效应之下,贷款利率确实有所下行。截至今年9月,非金融企业及其他部门贷款加权平均利率为5.70%,比去年12月下降1.08个百分点。不过,从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的感受来看,融资成本高的问题仍然没能根除。

  此外,企业和政府部门沟通的行政成本也不容忽视。滕泰说,这方面的成本虽然不好量化,但给企业发展带来了不小的阻力,如果能够进一步减少不必要的行政审批,也是在供给侧激发企业活力。“为拿审批反复跑路、耽误时间都是企业成本,这一类成本需要政府改革去解决。政策的不确定性也给企业带来无形成本。”财政部财科所所长刘尚希表示。

  总之,高融资成本约束、高税费成本约束、高行政成本约束,成为束缚中国经济供给体系的主要因素。专家认为,只要政府下决心改革,减少供给侧约束就能够较快见成效。

  发力 精准降税费为企业减负

  供给侧改革的内涵之一是要通过减税增加要素的投入、扩大生产、增加就业、刺激新兴产业的发展。然而专家认为,减税也不能“大水漫灌”,需要精准定向发挥税收的调节功能,在税制改革的基础上调节税收结构。

  近年来,政府通过“营改增”、小微企业税收减免等政策使得部分行业税负有所减轻。“营改增”累计减税逾4800亿元,仅在今年上半年,小微企业税收优惠政策就共计减税486.31亿元。“但是几千亿的税收减免和20多万亿的政府总收入相比还是太少,”滕泰认为,“在减少行政性收费方面,政府也出台了一些政策,但是往往中央政府决心很大,落地却有一个过程。在这种情况下,我认为更有效的是减少企业所得税,直接提高企业利润、刺激企业投资;减少个人所得税,直接提高个人消费。”

  刘尚希则认为,减税主要应通过“营改增”来实现,消费税、资源税等税种要发挥促进生态文明建设的调节作用,非但不能减,甚至在一定程度上要适当提高。

  “可以考虑对企业所得税适当做一些调整。减少企业所得税对僵尸企业、亏损企业没有影响,但有盈利的企业可以增加盈利水平,处于盈亏边缘的企业可能产生微利。”刘尚希称:“不过对企业来说,暂时亏损不一定会倒闭,最关键的是现金流,企业的‘三角债’可以把企业拖死。从这个角度讲,企业所得税能解决的问题也很有限。”

  至于个人所得税,刘尚希认为由于只有7%、8%的人缴纳个税,减税也只有极少人受益,因此没有太大必要。

  当然,在减税的同时也需要综合考虑财政的承受能力。刘尚希表示,经济新常态带来了财政的新常态,财政收入急剧下滑,减税的度怎么把握是很重要的。“如果要鼓励企业投资,减税的作用不会很大。因为投资有规模要求,不是减税100块就能增加100块投资。要防止减税没达到目的,反而使得财政不堪重负,债务大量攀升,加大整个经济的运行成本。”

  针对这一观点,中国财税法学研究会会长刘剑文认为:“表面看,在特定时期内因为减税导致财政收入减少了,实际上通过减免税负可以刺激投资,增加税源,相应的税收收入也会增加。”

  除了税收之外,专家普遍认为还需要进一步清理、减少各类收费。“我国的社保缴费率水平和世界其他国家相比也是偏高的,适当降低社保缴费率是有余地的。”刘尚希称。

  根治 优化融资结构是关键

  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降息虽然直接,但并不是化解当下中国融资成本高企难题的根本路径,最重要的还是要坚定地坚持金融改革的方向,解除金融抑制,推动融资结构优化和利率市场化改革,以此来降低融资成本。

  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银行研究室主任曾刚在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强调了优化融资结构对降低企业融资成本的重要性。他表示,从去年开始,央行一直在有意引导资金成本的下行,包括最近也下调了常备借贷便利的利率水平,但是这些举措都只是降低了银行资金来源的价格。对于银行来说,银行贷款的定价除了参考其获得资金的成本之外,更为首要的考虑是贷款风险的问题。“在经济下行周期,优质企业的有效信贷需求不足,而资质一般的企业风险在上升,银行出于收益覆盖成本的考虑,必然会对风险高的企业要求更高的风险溢价。”曾刚坦言。他表示,银行信贷的本质决定了其风险的承受能力有限,而为了解决企业融资成本的问题,在目前的背景下,更重要的是发展非银行之外的融资渠道,优化融资体系结构,加快其他融资方式的发展,提升金融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

 

  “从直接融资方式来看,股权类融资对风险的承受能力较高,目前,应该鼓励这一融资的发展;而从除银行之外的间接融资方式来看,可以发展金融租赁等融资方式。金融租赁和银行不同,由于其物权在金融租赁公司手中,因此对风险的承受能力更强,其一般金融租赁的融资周期也比较长,这两点都能克服现有银行融资的缺陷。”曾刚说。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福建|新浪闽南|资讯|视频|美食|时尚|旅游|汽车|健康|厦门吧|站内导航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