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自贸区“打包”申报 涵盖厦门、平潭、福州新区

  韩雨亭

  2014年10月27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六次会议上强调,对上海自贸区取得的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能在其他地区推广的要尽快推广,能在全国推广的要推广到全国。

  随着此番表态,第二批自贸区有望获批的信号刺激了政府、媒体和资本市场的想象力,更有相关人士向媒体放出了利好风声。除了外界普遍看好的天津、广东外,涉及面积最大的福建自贸区可能会在这批名单之内。

  ‘打包’申报

  福建自贸区有望入围第二批自贸区的消息一经推出,资本市场立刻有所反应,福建自贸区概念股出现普涨。“现在还没有确定消息,只是资本市场在炒 作,这两天福建板块疯涨,厦门的垃圾股都炒到十几块钱。”民盟厦门市委经济与城市建设委员会副主任龚小玮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说,他也是“厦门自贸区总体方 案”的重要提案人之一。

  “反正现在搞不清楚,传言很多。”厦门大学台湾研究院教授唐永红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说,他同样是厦门自贸区总体方案的重要提案人。在他看来,根据目前媒体报道出来的福建自贸区方案“还是太保守”。

  虽然福建自贸区话题在学者和媒体上炒得沸沸扬扬,但是福建官方一直没有表态,保持着一贯的低调和谨慎。经济观察报记者联系了福建省多家经济主管部门,均对此话题采取了回避的态度。

  平潭综合实验区管委会一位主管经济的官员在接受经济观察报记者采访时说:“我们的方案已经呈报了商务厅了,据我所知,商务厅也已将方案呈报了商务部,正在等待正式审批,具体什么时候也不知道”。但当记者就此向福建省商务厅相关官员征询时,对方答复是:“不知道”。

  “现在是自贸区审批的关键时期,在没任何明确结论情况下,政府不可能站出来表态。”福建省一位经济部门的官员对经济观察报记者称。

  “因为上海自贸区的目的也是为了复制到其它地区,所以最后总是要有一个新突破,哪个省先突破,在时间节点选择上中央就很注意了,第一给哪个省,接着其它相应条件后面也要陆续给人家,福建可能还要过几天看看。”原福建省政府研究中心研究员林永健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

  在他看来,自贸区的主要任务是为下一步改革扩大开放空间,其中很重要的一点就是汇率市场化,这决定了该项改革一定是循序渐进,唯有在充分试探风险之后才会全面放开。

  上海自贸区获批后,中央相关部门对全国各地踊跃的自贸区申请一直都采取的是“冷处理”,不少省市申报自贸区的计划也面临着打回重新完善。2014年6月份,国家发改委副秘书长范恒山明确表示,自贸区毕竟是试验,要看试验的成效,再进行推广。

  福建作为中国对台战略的重要省份,不甘落后。上海自贸区获批后,福建当地学者和媒体先后抛出了“厦门自贸区”、“平潭自由港”、“海西自贸区”等构想和方案。

  作为福建省政府层面,也一直也在结合学者积极申报推动自贸区,以分享改革红利,经过权衡和兼顾各地方的利益,最后正式向商务部呈交“中国(福建)自由贸易试验区”的方案。

  事实上,外界对该方案知之甚少。根据记者了解,该申报方案是将原来厦门自贸区、福州平潭自贸区和福州新区“打包”在了一起。“根据中央当时的意图,每个省最多拥有一个申报主体,所以很多省份都是‘打包’申报。”林永健说。

  最大的自贸区

  上海获批自贸区后,厦门就积极申报自贸园区,提出了“立足综改、借鉴上海、对接台湾、敢行敢试”的改革思路,想以此对应台湾地区正在规划建设的 以“六海一空”为核心的自由经济示范区。该方案获得了国家相关部委的支持,厦门自贸区方案于2013年12月12日成功经由福建省委、省政府上报至国务 院。

  接下来的问题是,作为福建首府的福州,也在主动争取平潭综合实验区政策辐射,共同申报自由贸易区。从福建省层面来看,在权衡地方利益后,也希望将“自贸区”进一步扩容。

  早期,很多学者对这个“打包”方案并不乐观,因为当时上海自贸区刚刚起步,并无任何现成经验,况且上海自贸区总共才28.8平方公里,而福建自 贸区仅平潭就392.92平方公里,加上厦门的150平方公里及福州新区11平方公里。这可能是中国所有申报的自贸区当中,合起来的面积跨度最大的自贸 区,由此也让很多学者担心,中央不可能审批这么大的规模。“现在全国踊跃申报自贸区的项目很多,如果给了你福建,肯定有示范效应,那么别的地方究竟要不要 给呢?这可能是中央正在思考的问题。”林永健说。

  福建作为中国重要的对台交流省份,在整体的区域经济格局中,中央对福建赋予了新的任务和角色——到了2020年,福建经济总量将超过台湾。这也意味着,中央将会配套系列经济鼓励政策作为“大礼包”送给福建,从目前看来,批准设立自贸区可能是最为直接的红利。

  2014年初,福建省就有部分经济学者提议福建自贸区应当搞“一区多园”,此前福建自贸区方案只有厦门、漳州和平潭三个地方,却将经济总量数年位列全省第一的泉州遗忘了。

  “我当时给他们建议要把福建省一起来做,这样子比较好,我主张采取一区多园的模式,这对福建省更有利,目前方案是不利厂商分工布局的,因为这几 个地方(平潭、福州新区和厦门)不是连在一起的。”唐永红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说。他建议,福建自贸区应该充分利用以泉州为核心的闽南经济带(厦门、漳州和泉 州)的优势,在原先方案基础上加上泉州,进一步扩大福建自贸区的辐射面积。

  在他看来,这对福建经济犹如一支“强心剂”。既可以容纳各种各样的企业,从第一产业,第二产业,第三产业都有分布,它将极大的推动福建经济的全面发展。其次是自贸区和周边区域联系将会更加紧密,会带动周边协同发展,这也是福建自贸区需要追求的目标。

  在福建自贸区当中,最大益处是“对台”经贸交流,因为海峡西岸最重要任务是对台,比较大的区域里面有很多企业,有很多经贸活动跟台湾地区有对接合作的空间。

  唐永红认为,经贸自由化有多个层次,WTO层面下的经贸自由化是多边的,推进速度和深度也比较受限。目前两岸之间的EC-FA和服贸协议是区域 双边的自由化,相对全球要容易很多,但也受到不少阻碍。相对来说,自贸区是单边自主方式推进的自由化,也是速度最快、层次最高的自由化。

  双边自贸区猜想

  目前中国大部分申报的自贸区还是停留在“封关运作”的层面,但在唐永红看来,现代意义上的自贸区不完全是货物自由贸易。虽然货物自由贸易进出口 的确需要封关运作,但其它服务贸易自由化,产业投资自由化,还有金融投资自由化都不需要“封关运作”,故此自贸区不必要局限在传统的封关运作的逻辑框架, 而是要在广阔的区域里面运作。

  唐永红对记者称,他关于厦门自贸区经验的研究刚刚完成,他给政府的建议和主张是,建立“闽南自由自贸区”,不但能满足“一区多园”,还能对整个福建经济和体制改革产生巨大的推动力。

  “如果对于福建省政府来说,自贸区边境就是福建省的边界,省政府就是自贸区的管理单位,加强自贸区的地方群体管理单位的权威性,有助于推动自贸 区建设,相应的体制机制改革。自贸区的体制机制改革也就是整个福建省的体制机制改革,这是上海自贸区无法比拟的优势。这样子下来当然有经验可以复制推广到 其他地区去,这个是上海自贸区无法比拟,上海自贸区太小,自贸区改革又不是整个上海市的改革,可推广的东西有限。”唐永红说。

  显然,这只是学者层面的理想化构思。

  曾经作为厦门自贸区综合方案提案人的龚小玮,近期开始想推动下一步难以完成的方案——“厦台自贸区”方案。作为两岸交流的最前沿,厦门一直都是 申报的重点。2014年9月,在借鉴吸收上海自贸区改革经验的基础上,《厦门市自贸区建设工作实施方案》(下称《方案》)正式出台并印发到各相关单位。

  据经济观察报记者了解,该《方案》提出的主要任务为是:推进海关特殊监管区域内部整合,优化区域功能,提高办事效率;加快公共监管平台的建设, 推动贸易便利化;加强与台湾自由经济示范区的对接,扩大对台先行先试领域;实行“审批清单”管理模式,推动审批制度改革,促进投资便利化;加快金融制度创 新,探索实施两岸跨境人民币、融资租赁等金融业务,增强金融服务功能;做好特殊监管区域关内关外整合工作,推进自贸区建设。

  “第一步是建立单边的自由贸易园区,只要批下来就实现了,但我们应当讨论下一步问题,福建搞自贸区有什么用,不就是为了打通海峡两岸贸易便利化 投资自由化?所以建立双边的自由贸易区就很重要。因为这对两岸人民,对贸易经济一体化,经济互动互赢,互利双赢都有好处。”龚小玮说。

  但眼下的问题是,尽管外界不断热炒,但第二批自贸区最终名单尚未确定,福建自贸区同样还在等待中央的最后批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