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这样一家店,十几年前,人均50、60元,也许在当时,算是偶尔家里想要吃好,就会去滨北陶乡,算是过节和奢侈的;

  七八年前,有同学来厦门玩,吃什么?也许就是去富山陶乡;

  直到最近,很多人的结婚纪念日,也许不会选择人均千元的大餐,可能是去世茂的海景陶乡……

  一路陶乡吃下来,就十几年了,从奢侈聚餐到吃出情怀和回忆,它的味道没有改变,经典的肉燥饭依然受欢迎,菜单些许变动,但所有你记忆里涮涮锅的味道,没有改变。即使,现在厦门的火锅界有着翻天覆地改变,陶乡还是被很多人称为是“台湾涮涮锅界的扛把子”。

  品牌并不是只有年轻化一条路可走,沿着自己最擅长的轨迹,才会到最后。陶乡背后的故事,很多人也许并不知道。

  “一座城市,有一锅你爱喝的鲜汤,它来自家乡。”正是源于这样的恋家情怀,林志雄才决定要创建陶乡涮涮锅。

  2004年,林志雄离开故乡台湾,不远千里跨海至厦门创业,就是要带来台湾特有的文化特色。

  台湾饮食文化多元化。其中,火锅大概是最体现海峡两岸中华餐饮文化的品类,而台式火锅以涮涮锅为代表。

  涮涮锅起源于日本,盛行于台湾。而十几年前,也是那个时候,林志雄看到大陆市场上,大街小巷都是类似于小肥羊的大火锅,当时他就想,小火锅以后肯定是流行的趋势。

  林志雄将涮涮锅打入大陆市场,第一站来到厦门,引入了涮涮锅文化特色,掀起了一场“火锅革命”。在当时,大陆小火锅的市场几乎是空白的,陶乡打造了一人一锅的特色,成功走差异化路线,成为它今后品牌发展的竞争力。

  这完全打破了以往火锅的围炉形态,个人式涮涮锅已成为无季节性的饮食文化,以一人一锅为原则,提供各式各样的锅底和主菜,可根据消费者自由搭配选择。

  不仅如此,这家外商独资的地道台式涮涮锅企业成立后,作为厦门首创最大规模的涮涮锅企业,进入大陆市场,还保留了很多特色产品。

  比如柴鱼口味汤头或甘蔗汤头都很受消费者欢迎。酱料部分以沙茶酱搭配鲣鱼味酱油及葱末蒜泥也较有层次,在大陆吃涮涮锅配麻酱的习惯在台湾反而少见。经营形态多样,多种类的餐点品质,加上价格评价实惠,这些都是陶乡涮涮锅的营运优势。

  陶乡想要吸引的不止是年轻人,它的大部分客群既有时尚白领一族,也有家庭、商务客群。因为店面的风格既又时尚年轻的元素,还有温暖自然如家的元素风格。

  那个年代,对于当地市民来说,很多人第一次体验个人锅物的独享乐趣,第一次尝到食鲜百味的感动滋味以及记忆里的五感六觉。陶乡以涮涮锅的形式,成功融入大陆文化,并带来台湾特色小吃,做到传统与创新的结合。

  对于在厦门这种外地人偏多的城市,陶乡的风格恰巧符合很多消费者的内心:一路陪伴,即便离家打拼生活,还是会想念自个家乡的“陶乡”味,而这也正是林志雄成立这个餐饮品牌的初衷,因为林志雄始终希望陶乡的美味能够一直承载一代人美好的回忆。

  能看得出,和呷哺一样,陶乡不仅要进行单品竞争,而是要带来一种新的消费方式。

  当下市场流行快时尚的经营,火锅店大都因追求快节奏而嘈杂、闷热,陶乡依然坚持清新简约门店环境,保持东方韵味里独有的宁静与和谐。

  走入店内,素白的墙上贴着各式自带年代记忆的海报,与周围的质朴的中式家具相得益彰,吊灯的样式简约复古,水族箱里鱼儿悠然自得,就连餐具架子都简单又走心。随手一拍都是家里安静舒心的模样,将顾客的就餐体验感照顾到极致。

  “唯快不破”时代里,陶乡是个例外:十几年时间,就开了17家店,计划短期经深耕福建地区,建立地区性指标餐饮集团;中期建立全国指标性品牌,全国各区建立分公司,全面推广。

  当然,为了适应一些年轻人需求,陶乡也会和众多品牌一样,在部分店铺升级上,除了把店开到商场里,在装修上适当调整,走潮流化,但他们还是更想做自己,专注菜品。

  在快节奏的时代,如陶乡一般坚持一份“匠心精神”执着于产品本身,专注于消费者的需求与体验,也许久而久之,才是企业长久发展,赢得消费者的根本所在。

  在厦门听见当地人说起陶乡有个故事:很多行善的人,为了接济一些穷人,就经常来陶乡打包一些食物。因为选陶乡,品质绝对不会错,可以放心给别人吃。

  这大概是某种意义上,对于餐厅很高的一种评价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