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福建|新浪闽南|资讯|视频|城市|美食|时尚|旅游|汽车|健康|导航|惠购

|邮箱|注册

新浪闽南

新浪福建>新浪闽南> 安溪频道>特色乡镇>正文

金谷景坑村:安南永边区“小井岗”

来源:安溪新闻_综合2014年11月19日【评论0条】字号:T|T

  景坑,古称杞坑,村民主要为温姓,旧属崇善里芸美保,是安溪、南安、永春交界处的一个小村庄。80多年前的土地革命战争时期,方毅、翁成金、尹利东、郭子仲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曾在这里生活和战斗过,加之这里和井岗山一样山高林密,沟壑纵横,层峦迭峰,地势险峻,因此被人们喻为安南永边区的“小井岗”

  红色革命后援基地

  景坑村东和南安华美村接壤,南边紧靠南安山城,西边是芸美村,北边则与永春相邻,四面环山,地形险要,方圆十几里深山野林,到处是峡谷石洞,是开展游击战争和发展革命的天然屏障。

  1931年7月,共青团福建省委派巡视员翁成金到芸美梅峰主持安南永各地党组织负责人会议,发动农民开展“五抗”斗争,筹建红军游击队,开展游击战争。1932年初,形成了以佛仔格为中心,包括安溪的佛仔格、芸美、东溪、镇抚、后寮和南安的山后、华美、蓬岛及永春的达埔、岱山、羊角、圳古、坑园等乡村的安南永边区革命根据地。1932年至1935年期间,为了保存革命力量,方毅、翁成金、尹利东、郭子仲等革命领导同志来到景坑村,隐蔽在当地,组建农民协会,继续开展武装斗争。

  “这里能抄小路到东溪、永春,到南安山城,到魁斗佛仔格,村里人都叫红军路。”洪金成是一名退休干部。他回忆到,那个时候村民的房子散落在各个角落,连接着车坪、勤东垵、大尖尾等茫茫群山,便于组织和疏散,非常适合开展游击战争。

  洪金成说,当时,任地下党蓬莱区芸美乡农会主席的景坑人温服,在景坑祖厝办夜校为掩护,负责宣传发动“三乡”群众,宣传苏维埃思想,组织秘密农会,开展抗租抗税斗争,群众的觉悟不断提高,温烈眼、黄泳雪、陈冇、温列贤、温道详、温有带、温瓜瓞……一批批普通老百姓走上了革命的道路,全村人口不到300人,地下党员、游击队员、交通员、接头户却达到40多人。

  “站岗放哨送情报,景坑人人都做到;安全掩护又妥当,组织生活有保障。”97岁高龄的温肴对当时的情景记忆犹新。她说,景坑村是安南永边区一个重要的后方根据地,红军在村里设场造枪械,设医院治疗红军伤兵,设夜校宣传革命,设三乡情报点,提供军供采购……正是有了景坑村强大的后援保障,红军在险恶的战争环境中,如鱼得水,来去从容,不断发展壮大,开展了轰轰烈烈的武装斗争。

  革命故事口口相传

  尽管金戈铁马已远去,烽火硝烟已散去。但是在景坑,无论行走到哪里,都可以听到一两段红色革命的动人事迹。

  “这里叫做土楼口,原来有两座土楼,是全村较为显眼的地方,也是红军联络中心、情报站,各个村落都能看到、听到这里发出的警报。”在景坑村村部,记者见到了两棵繁茂的百年枫树,像两位士兵在站岗放哨。村主任温德才介绍,土楼口就是战争时期的放哨点,以“点火”、或敲锣为号,或叫喊“老鹰来了,老鹰来了”,告知敌情。

  土楼口的对面,是花篮角落,是当时监狱、枪支制造的场所所在。“我母亲(陈冇)负责看管在押俘兵、土豪。后来不幸在十九路军搜查中被捕,因拒绝提供军情,被捆绑在大板椅,严刑拷打,惨遭凌辱,房子也被烧毁。”温顺枞在讲述中,不时哽咽得说不出话来。

  沿着一条蜿蜒山径拾级而上,来到一个叫“车平”地方,山上可窥见山下,山下看不清山头。今年50岁的温青树听上一辈的人讲过,这里曾是红军驻军的地方,原有一座10间开张的房子,儿时的他到这里放牛,围墙尚存。后来被开垦做茶园,现只有基路还在。

  翻过一座山头,则是村民们口中的石厝。只见上方古树成林,遮天蔽日,周边石壁林立,石洞奇多;远方群峰山坳,汇成峡谷,几十条小路,蛛网密布。“这是当时革命者的藏身和隐藏枪支的地方。”温青树介绍,山上白天不敢烧火做饭,村里的群众就在晚上挎一篮番薯,带上木炭,沿着溪流,摸黑进山。

  “石洞很多,随时能找到作战的枪支,也随时能隐蔽,既利进攻,又便退守。”今年80岁的温清泉告诉记者,他的父亲温烈眼,早上负责把制枪原材料挑到石厝藏好,晚上再挑回到家中秘密制造。

 

  “村里的条条道道,几乎都有红军走过和留下的足迹。”温清泉介绍,他们的祖辈都参加了农会组织,曾支持过红军打天下,那一段段刻骨铭心的革命斗争历史,也因此口口相传,为村里人所熟知。“这不仅是一段血泪史,更是一段让人引以为豪的光辉岁月。”温清泉说。 (记者洪金示)

发表评论

精彩推荐更多>>

微调查